我家缝纫机在村里是第一台

  1958年春天,18岁的我经过报名、审查、筛选等几个环节,又交了三石粮食后,到永济县兴办的向阳缝纫班当了一名学徒工。按,学满两年后优秀的会转正成为正式工。我非常珍惜这次机会,自己又很喜欢这门技术,所以学得特别用心,在同去的姐妹中属于学得好的,大家都说我以后一定是个好裁缝。

  当时我已订婚,未婚夫是县里的一名干部,本来定的婚期是学徒期满后,可第二年开春,“婆婆”因中风致使半边身子偏瘫,她担心有意外成天催着儿子早结婚,男方便决定将婚期提前。但进缝纫班时就学徒期间结婚就不让再学了。这让我陷入了要么失去即将到手的“铁饭碗”,要么落下不孝的并解除婚约的两难境地。夫家也知道我的难处,一再绝不会亏了我,经过他们多次商量,最后决定在原有的彩礼上再加一台缝纫机,让我婚后仍不丢下手艺,事已至此,我家里就同意了。

  那台缝纫机是上海出的,专门托熟人从西安买的,因当时交通不便,买了后先雇人运到陕西大荔,然后用船运过河,再雇人拉回来的,费了很多周折,一共花了190多块钱,这在当时已经常昂贵了。

  这是我们村第一台缝纫机,村里根本没人会用,只有我跟师傅学过一些。结婚后,先是村里一些和我年龄相仿的媳妇做新衣服或改动旧衣服时,便让我帮忙,一般帮她们裁剪完了,她们都将布料拿回去再缝制。渐渐地,一些大嫂、大婶也过来让帮着裁剪衣服,我总是有求必应。那时,一家老小的衣服都是自家的女人凑合着做,有时确实需要急穿的,我就干脆在缝纫机上直接给她们赶活。所以,我家总不断有人来,在一来二去帮忙的过程中,我把自己学的那点技术都教给了大家,到后来连缝纫机也奉献出来了,在手把手教她们怎么用。因丈夫多数时间不在家,他也担心我孤单,也想让我和大家搞好关系,于是总说机器就是让人用的,只要大家相处得好就行,村里许多人就是这样学会裁剪和缝纫的。

  但机器难免出故障,有一年缝纫机的一个轴承坏了,因为县里没有配件,竟然上演了一出“全村大营救”,常来做衣服的一切可利用的关系找配件,后来是张婶的娘家哥在西安买到捎回来了,又是一个年轻姑娘的对象在县五交化找了一位师傅给换上的。

  后来,随着社会的发展,买成衣的人越来越多,我家的缝纫机就渐渐停止了转动,一晃几十年过去了,我依然精心保存着它,因为它承载着我当年的理想,代表着我的爱情,维系着乡亲的情谊,了时代的变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