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间房用直播公益事业变革模式(组图

  有人在这里月入几十万,有人玩命的直播月入才几百;有人在这里改变了命运,有人命运依旧坎坷;有人是新人玩玩罢了,有人把这里看作成为网红的第一步

  直播就像一个巨大的名利场,熙熙攘攘。在投资人眼中是下一个风口,在创业人眼中就是一个商机,在网红眼中就是一片沃土突然之间,身边的人都开始直播,比微信公号来势还猛。有人直播唱歌,有人直播吃饭,有人直播睡觉,更有甚者直播不雅视频总之,大部分人用自己的才艺打拼,但是,还是有一些人和某些平台总想扯下那最后一块“”。

  直播可能更像是一种生活方式的表达,人都有窥探欲,都想看见别人的生活以及隐私。就像电影《楚门的世界》一样,主人公一出生就被摄像机记录,他的生活就是一场被人安排的电影,而人们乐此不疲的关注他几十年,楚门就成了全世界人们唯一关注的焦点。

  在《娱乐至死》里,波兹曼指出,一切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,并成为一种文化。我们的政 治、教、新闻、体育、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,毫无怨言,甚至无声无息,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。记得2011年,湖南卫视曾做过一个《帮助微力量》的节目。每期找几个身世凄惨的孩子,讲述他们的“悲惨故事”,并进行募捐。这个节目确实能够帮助一些孩子。但很快做不下去了,收视率极低,终止了。原因是这些故事能够让观众同情心,但是人们对消极情绪、悲惨命运有一种本能性的回避。

  直播的本质属性也就是娱乐,娱乐本身没有什么错误,错误的是我们失去本能的以及习惯的适应,但是,无法被否认的是,直播这种娱乐有着巨大的魅力,它承载着娱乐属性的同时,有着让人难以的KOL魅力。那么,当直播遇上公益,是否能发生美好的化学反应呢?

  2014年,呼吁关注渐冻人症(ALS)的“冰桶挑战”传至中国,在大佬捧场、明星助推下,短时间内吸引超过44.4亿人次点击,募集800多万元人民币,一举成为当年社交最热的公益活动之一。

  近日,一种更为罕见的疾病,通过六间房的“爱心”行动,让大家熟知。这种罕见病全中国不超过20例,全世界不会超过200例。不要说美丽的名字,它甚至连一个学名都没有。Denys-Drash综合征,一种极为罕见的先天性疾病,以肾病综合征为主要表现,伴有男性假两性畸形、肾母细胞瘤。多发生在两岁以内,如果不换肾,很快进展至末期肾衰死亡。

  鲁迅曾说:悲剧,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给人看。小添翼身上的这种疾病,不是痛苦,而是灾难,比悲剧还要悲剧的灾难。幸运的是,有人在努力改变悲剧。当人们对直播平台的印象还停留在歌舞升平,夜夜笙歌的层面时,六间房已经在内部组建爱心,发起直播公益的活动,真真切切的帮助到的朋友。

  六间房爱心在公司内部还为小添翼进行了捐款,但是,线下捐款在面临巨额的医药费面前显得太过小众、封闭、低效。他们还联合了数十位主播,通过直播这件事,把小添翼目前面临的困难以及Denys-Drash综合征罕见病直观完整的告诉大家。一个娱乐平台筹集一些资金实属不易,六间房的爱心主播很多,但大家都不容易,他们表面光鲜的背后付出了很多艰辛。

  但是,这是一件非常让人振奋的事,大家都行动起来!反馈和行动逐渐蔓延开来,有的网友留言关注,有的网友给小添翼母亲打来电话,有的网友细心询问捐款事宜!最值得开心的事不过如此。在六间房,做慈善不再需要东奔西走,动动鼠标就可以为贫困地区的人们送去爱心和关怀,“直播+公益”彰显出娱乐网络平台做慈善的方便性、及时性的性!

  阿贝尔.加缪在《秋,是第二个春天》中所说:我们听说过的责任只有一个,那就是爱。爱是一切故事中最美好的部分,别让这个还未感受过世界之爱的小生命凋零。改变从关注开始,每一个关注都是一次公益,真诚不会因为它的渺小而被忽略;每一声问候都是一次公益,善意不会因为它的普通而被埋没。

  在直播盛行的时代,社 会责任在当今时代愈发重要。不以善小而不为,六间房可以将自己“有限的能力融入到人性的中”。这也许仅仅是举手之劳,并不值得大声,但点滴关注难道不会对其 他人就是雪中送炭?甚至直播行业的!从而可以改变更多个人、更多群体的一生。有理由相信,有了全民的参与和六间房爱心的助力,小添翼会得到更多治病。因此,互联网直播将网红与公益进行有机结合就显得那么势在必行。